荔枝文化

中国古代的荔枝文化

  人们在品尝荔枝之前,先领略一下中国古代的荔枝文化。读一读有关荔枝的名诗佳句,听一听有关荔枝的故事,自必更添情趣。
  荔枝在我国的栽培历史已有2300多年。在公元前三世纪时,张勃著的《吴录》中,就有"誉梧多荔枝,生山中,人家亦种之"的记载,所以,我国是世界上栽培荔枝最早的国家。在古代文献中,荔枝最先名为"离支",后来才写成荔枝。在公元前206年汉代刘邦称帝时,就曾收到南海尉赵佗从岭南进贡的荔枝,十分高兴。从此,荔枝成了贡品,每年都进贡朝迁。公元前116年,刘邦的曾孙刘撤攻破南越(注:我国古代族名,分布在广东、广西和湖南南部一带),曾取岭南荔枝树百余株移植到陕西,并建"扶荔宫"一所,但终因水土不适,荔枝树在北方难以存活。公元一世纪的《异物志》和四世纪的《南方草木状》,都把荔枝作为岭南特产而著录。北宋的蔡囊在《荔枝谱》一书中,以"降囊翠叶,鲜明蔽映,数里之间,耀如星火"描述了当时岭南栽培荔枝的盛况。
  由于荔枝果形别致、鲜红悦目,果肉壮若凝脂,甘软滑脆,清甜浓香,风昧独特,营养丰富,使人食之不厌。因此,古代的文人雅士,对荔枝称颂有加,并为客观存它写下了许多名诗佳句。如诗人白居易把荔枝的色、香、昧描写得淋漓尽致,诗日"嚼疑天上味,嗅异世间香,润似莲生水,鲜如桔得霜"。唐代名人张九龄称赞荔枝是"百果之中,无一可比"。大学士苏东坡对荔枝更是情有独钟,他曾写道:"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橘杨梅次第新,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"。看来,他因嗜食荔枝而竟有落籍广东之想。后人常有模仿此诗的谐音,说成是"一个荔枝三把火"虽然,荔枝确也有点燥热,但也不致于会这般大火烧心的啊!
  杨贵妃喜欢吃荔枝,唐明皇不惜劳民伤财设置专门驿站,要人千里奔驰象接力赛那样传送荔枝进宫,结果弄到"奔腾献荔枝,万马死山谷"。既然马亦跑死,人何以堪!看来古代送荔枝上京也是件苦差事。诗人杜牧的《过清华宫》一诗是这样描写的:"长安回望锦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,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"。是的,只有心急等着吃荔枝的杨贵妃,在宫楼上看到远处一骑飞马荡起了路上的滚滚红尘,就知道是专程送荔枝的人来了,禁不住嫣然一笑。后来,"妃子笑"便成了一种荔枝的品名,并沿用至今。元代《荔枝状》列举以前有一种叫"十八娘"的荔枝,是因闽王的第十八个女儿爱吃此果而得名,因此元诗又有"青铜三百一斗酒,荔枝十八谁家娘"之句。
  清代诗人汪秋华的《荔枝颂》,描绘了荔枝的风味和美色:"生来风味胜丁香,记否红尘一骑忙,夏暑满堤垂烂紫,分明降绩美人妆"。每当荔枝满枝头,比张灯结彩还要好看。此诗写景写情十分贴切,使人有风景如届现眼前之感。
  增城挂绿是广东稀有的荔枝珍品,说起挂绿荔枝的来由,还有一段神话故事。传说增城小楼的何仙姑升仙之后,眷恋家乡,某日云游回到县城,看到西园风光秀丽,荔枝树绿叶婆婆,果满枝头,于是她坐在一棵荔枝树上绣花,不知不觉间已是东方发亮,她在忽忙离去中,留下了一缕绿色的丝线挂在树上。说也奇怪,从此这株树上的每个荔枝、都有一条绿色的线条缭绕着果身,故称挂绿。据历史记载,挂绿荔枝从公元十二世纪开始栽培,如今唯独增城西园一棵母树经历了800多年而硕果仅存。解放后当地果农经过精心驳枝繁植,由那棵母树接种的后代,也能保持其优良性状。挂绿荔枝的特点是:食味清甜芳香,果肉爽脆,甚至剥开果肉放在纸上而纸经久不湿。所以,称赞挂绿荔枝的名诗佳句也很多。诗日:"南州荔枝无处无,增城挂绿贵如珠,千金欲购不易得,五月尚未上盘盂"。又称:"凤质扬苞,蚌胎映肉,锦结纵横,湘文断续"。清代文学家朱弊尊曾撰文称道:"南粤荔枝,向无定论,以余论之,粤中所产挂绿,斯其最矣!"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12-04-07 15:58   【打印此页】   【关闭